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訪談·視點

深圳科技創新做對了什么?

中科院深圳先進院院長樊建平:走出獨特“從工程到技術再科學”模式

2020-08-05 南方日報
【字體:

語音播報

  利用先進的病毒示蹤技術和光纖記錄方法,科研人員觀察到在毒品記憶形成、提取和持續的過程中,小鼠大腦中PVT到中央杏仁核(CeA),以及PVT到伏隔核(NAC)的兩條神經通路被激活了……

  近日,中國科學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下稱“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內爾神經可塑性諾獎實驗室聯合國際團隊找到了毒品成癮記憶的關鍵通路,并通過抑制通路“擦除”了小鼠的關聯記憶,從而阻止了復吸行為的發生。該項研究成果被發表于神經生物學著名期刊《神經元》(Neuron)上。

  在深圳南山,這座城市最具代表性的新型科研機構之一——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內,科研人員行色匆匆,多元化的科學驗證在這里緊鑼密鼓推進,劍指世界科研頂端。中科院深圳先進院為何能在深圳茁壯成長,這座城市何以成為創新之都,其核心競爭力在哪里?作為全國高新技術產業的一面旗幟,深圳科技未來應走向何方?近日,南方日報記者專訪了中科院深圳先進院院長樊建平。

  在樊建平看來,經過40年的發展,深圳從一個邊陲農業縣變成了一座現代化的繁華都市,成為中國對外開放的窗口,成就的取得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體制機制方面的創新。這也是下一個40年,深圳繼續保持發展優勢的關鍵所在。

  在具體的體制機制突破方面,樊建平舉例說,可以為科研機構立法,授予科研機構足夠的自主權,為科研機構“松綁”,讓困擾科研機構的經費管理、人才評價、成果收益分配方面的問題迎刃而解,充分釋放科研機構的能量。同時,還可以為新型大學立法,深圳嘗試通過社會和政府力量共同建設國際化大學,在吸引國際一流大師的同時也解決中國留學生回國培養的問題。

  “四不像”研發機構為何能茁壯成長?中心制團隊攻關,集成創新優勢

  南方日報: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常被稱為深圳“四不像”研究機構的代表,即不完全像大學、不完全像科研院所、不完全像企業,也不完全像事業單位。您在參與籌建這一新型科研機構時,遇到哪些挑戰?又是如何解決的?

  樊建平:2006年2月,由中國科學院、深圳市人民政府及香港中文大學友好協商,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在南山區西麗學苑大道1068號誕生。

  來到深圳最初的半個月時間里,我們在對清華大學深圳研究生院、華為、航盛、邁瑞、安科等10多家單位進行調研之后,參考臺灣工研院的定位與運行模式,果斷地確定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定位為“工業研究院”,并且確立了院所的文化理念。學習臺灣工研院強調產業接軌的特征外,我們還強調與國際學術接軌。

  要辦一流的工業研究院,必須吸引一流的人才,因為一流的人才才能做出一流的科研成果,人才是最重要的。因為是三方共建,當年3月,香港中文大學派出了機器人及自動化領域的知名專家徐揚生教授擔任籌建組副組長。徐揚生開始每周在香港、深圳兩地奔忙,他把香港中文大學的許多管理制度帶給籌建中的中科院深圳先進院,提供制度規范的參照體系。他還帶來了香港中文大學的5位教授,后來他們在中科院深圳先進院牽頭組建了最早的5個研究中心。這些教授為中科院深圳先進院的籌備做了很大的貢獻,包括把握學術方向和吸引國際人才,也為后來中科院深圳先進院招聘國際一流人才打開了局面。

  作為新型科研機構,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從最初的5人團隊發展到今天的3000余人規模,從早期以集成技術為主,到今天布局人工智能、腦科學、合成生物學、材料學等前沿科學領域,截至今年7月底,合作孵化企業近千家,專利申請總量達9152件,累計輸出人才1.3萬。

  在管理模式上,高校和傳統機構大多實行學術PI制,強調自由探索,而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則實行中心制,強調團隊攻關。面對大型的戰略研究課題,中科院深圳先進院組織多個研究中心同時攻關,形成學科交叉、集成創新的優勢。

  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創新體制機制,實行理事會管理,發揮共建三方的積極性,實現“共建、共管、共享”,逐漸打造出獨具特色的科研、教育、產業、資本“四位一體”的“微創新體系”,在源頭創新、產業合作、科技服務、成果孵化等探索中不斷釋放出科研力量,迸發創新活力。

  深圳為何會在科技領域異軍突起?走出一條從“E-T-S”的發展路徑

  南方日報:扎根深圳十余年,您也見證了深圳創新創業的發展歷程。您認為特區建立40年來,深圳取得創新發展的成就,在很多科技領域異軍突起主要是做對了什么?

  樊建平:深圳這座城市只有40余年的基礎,所以一開始它的科技創新發展并不是依靠大學起步。在沒有太多大學資源支撐的前提下,深圳科技創新取得了很大的成績,無論是上市公司數量、上市公司產值和在世界產業鏈中的影響力,深圳上升的勢頭比傳統城市還要強。

  從最初的“三來一補”發展到一定階段逐漸涉及核心技術的研發,然后近幾年開始陸續推進以基礎研究為主的科研機構發展,加強科學研究,深圳遵循的是從“E(engineering,工程)—T(technology,技術)—S(science,科學)”路徑。

  也就是說,以前是技術圍繞生產轉,即“生產線經濟”,現在則是“投入研發—核心技術—產業優勢”的新型產業發展模式,即“實驗室經濟”;該模式下,企業與自建的或與高校、科研機構共建的實驗室共同組成“知識—技術—產業”鏈條,其中,實驗室通過企業能有效確定科研方向,企業則能迅速將實驗室的研發成果轉化成產業優勢。

  從“E”到“T”再到“S”,這是一座城市不斷向源頭技術進發、不斷提高自身創新力的表現。

  無論是從“S”還是從“實驗室經濟”來看,源頭創新都是需要補上的短板。因此,深圳未來還要不斷加大基礎研發投入,完善基礎研究實驗室和相關基礎裝置,以及加速推進高水平大學建設。

  對于源頭創新賽道上的競爭,深圳“補短板”應與“辟新域”同步進行。在IT上我們要加強“補短板”,如集成電路設計、制造及上游材料;核心系統軟件包括操作系統、EDA軟件等。BT方面則側重“辟新域”,在高端醫療器械、大分子藥、基因工程和腦科學等方面加大創新力度。深圳必須向國際尖端創新發力,未來在核心技術和核心價值創造上占得先機,掌握市場的話語權。

  深圳科技創新的未來,應如何發展?多建科學園區,關注生命健康領域

  南方日報:作為全國高新技術產業的一面旗幟,深圳科技未來應走向何方?您對深圳建設更具國際競爭力的創新之都有何建議?

  樊建平:改革開放前40年,許多城市都大力興建產業園區;后40年,科學園區將成為城市發展的核心動力。當前,深圳正在建設光明科學城,實際上就是建科學園區,里面有大量的研究機構、科學基礎設施,而核心是高水平的基礎性研究大學,它將是科學園區人才供給的核心承載區。

  從產業園區、技術園區慢慢向科學園區階段轉變,我覺得深圳的路徑是對的。

  解決從無到有的基礎研究問題,我剛才也提到了,“辟新域”也是接下來深圳要花大功夫去做的??梢钥吹?,人類經歷了三個階段,首先是機械革命,它解決人類的體力問題;第二個是信息電子革命,解決我們腦力的問題;接下來是生命健康革命,它最終會促使人類的進化。

  過去,我們比較重視前兩個階段,即看得見、摸得著的“硬一點”的東西,對細胞等這種“軟一點”的東西不是很感興趣。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損失,遠比汽車工業停擺等大得多,人們對健康的關注程度日益增高。所以,要重視三個階段的平衡發展,生命健康領域,應當會成為深圳未來發展的重中之重。

  深圳要把“IBT”交叉產業作為重點,抓住前沿產業領域的發展,吸引人才、優勢資源,在體制機制上尋求創新突破。下一個階段,深圳依然能領航科技創新的發展。

  立足基礎研究,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在做什么?籌建中科院深理工,助力大灣區發展

  南方日報:您剛才提到了深圳要推進高水平大學的建設,目前,依托中科院深圳先進院籌建的中國科學院深圳理工大學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設當中,與同類理工大學相比,中科院深理工的辦學特色在哪里?學校將秉持何種辦學、育人理念?有哪些優劣勢?建成后,將對中科院深圳先進院、深圳市乃至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和發展帶來哪些影響?

  樊建平:現在談的源頭創新其實是一個追趕過程的概念。過去,顯示器技術在日本人手上,芯片研發在美國人、德國人手上。我們在發展技術的時代,培養的是工程師?,F在到了“S”階段,我們要去培養科學家。這就要從高等教育,乃至中學的教育系統進行革命性的變化。

  中國科學院深圳理工大學(下簡稱“中科院深理工”)應運而生。

  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中提到,希望深圳充分落實高等學校辦學自主權,加快創建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2018年11月,中科院和深圳市人民政府簽訂合作辦學協議,雙方依托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合作共建中國科學院深圳理工大學。去年10月,廣東省教育廳致函深圳政府,同意將中科院深理工納入省高校設置“十三五”規劃,標志著中科院深理工正式進入籌建階段。

  中科院深理工選址深圳光明科學城,將由中科院和深圳市共同舉辦、共同建設、共同管理,在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探索“政民共建、科教融合”新型體制機制。

  辦學特色方面,一是科教融合。與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已有的科研力量融合發展,與科學院在粵的科研機構和重大科學裝置融合發展,發揮科學院“所系結合”的優勢。同時探索建立學院、研究院、書院“三院一體”的人才培養模式,注重學科交叉與集成創新,培養國際化、創新型、復合型領軍人才。

  二是產教融合。中科院深理工將堅持和發揚中科院深圳先進院產業化的基礎和優勢,如科技企業孵化、院企聯合實驗室、企業博士后流動站、產業聯盟與協會等,加大創新人才的培養力度。

  三是體制機制創新。中科院深理工將積極引進社會資本參與辦學,計劃實行以理事會為核心的法人治理結構。

  四是粵港澳合作及國際化。學校將面向國內外引進高水平、國際化的教師隊伍,提升國際化教學水平。將英文納入工作語言,專業類課程計劃全英文授課,計劃三分之一至四分之一教授為外籍。學生不用出國,在國內就可以享受高質量教育。

  未來,我們培養的學生不僅要解決從0到1的基礎研究問題,還要解決從1到100,從100到無窮大的產業化問題。比起中科院深圳先進院,中科院深理工對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將是5至10倍的貢獻。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劉昌新、吳靜 | 加快推進新基建 是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應有之義
  • 洪德元 | 世界屋脊上的植物志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彩票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