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訪談·視點

王恩哥:信息化發展進程中 科學和技術都是關鍵

2020-08-13 新華網 鄭偉
【字體:

語音播報

圖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大學原校長、中國科學院原副院長王恩哥接受新華網采訪

  由深圳市政府指導,中國信息化百人會主辦,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協辦的中國信息化百人會2020年峰會于8月7日啟幕。會上,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大學原校長、中國科學院原副院長王恩哥發表了題為《信息化進程中基礎研究的規律及作用》的演講。

  王恩哥認為,基礎科學的發展和演進是社會文明進步的基石。對于目前信息化進程而言,科學、基礎研究的問題是清楚的,但在技術、應用層面還有很多問題需要克服。統籌推進信息化進程,科學和技術都是關鍵。

  2018年,王恩哥不再擔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職務,但其科研生涯并未就此畫上句號。目前,王恩哥擔任了松山湖材料實驗室理事長——這是廣東省首批啟動建設的四家省級實驗室之一,布局有公共技術平臺和大科學裝置、前沿研究板塊、創新樣板工廠、粵港澳交叉科學中心四大核心板塊,將形成“前沿基礎研究→應用基礎研究→產業技術研究→產業轉化”的全鏈條創新模式,致力于成為有國際影響力的新材料研發南方基地、未來國家物質科學研究的重要組成部分、粵港澳交叉開放的新窗口及具有國際品牌效應的粵港澳科研中心。王恩哥表示,這是他探索實踐打通從基礎研究到產業化最后一公里的最好機會,也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個目標。

  在采訪中,王恩哥講述了他和他的科研團隊開展科研攻關的切身經歷,對科學精神、科學思想、科學方法做了詮釋,同時也表達了對中國科研發展的希冀。

  以下為訪談內容實錄:

  “基礎研究即使暫時看不到應用場景,也會有利于整個社會的進步和發展”

  新華網:當前信息化發展迅速,基礎研究在其中扮演怎樣的角色?

  王恩哥:基礎研究往往指的是探索科學問題的一類活動,在一定意義上講也是挑戰人類智力的活動。如果能在基礎研究上取得重大突破,就能為我們判斷某件事情是否可能提供了依據,也就是0和1的關系。因此,引導方向、把握方向,包括引導技術和產業化的發展,基礎研究將起到最關鍵的作用。

  近代科學史清楚地表明,基礎研究往往超前于技術和產業化幾十年甚至上百年。就信息化而言,量子力學的誕生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再過了半個世紀才在量子力學的基礎上有了半導體和集成電路,然后才有了今天的信息化社會??梢哉f,沒有量子力學我們的信息化社會可能還在迷宮中摸索。但是,量子力學誕生的時候,并沒有想到有如此豐富的應用場景,包括最近大家常常提到的北斗導航系統,如果沒有1905年的狹義相對論和1916年的廣義相對論,就沒有辦法定位,更沒有辦法進行導航。我堅信,愛因斯坦做相對論的時候是想不到會用到衛星上、用到導航上去的。所以說,基礎研究即便暫時看不到應用場景,也會有利于整個社會的進步和發展。

  有的人會說,既然基礎研究那么重要,那是否可以通過制定計劃和目標的方式,加快實現突破呢?可以肯定地說,這很難,基礎研究沒有一定的規律可循,是漫長而艱難的。唯一的辦法就是堅持不懈地投入,營造寬松的環境,釋放人內心的才智,這方面的事情急不得。有些事情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技術上的問題可以制定計劃,基礎研究無法制定計劃。重要的一點是要有一個寬松、自由、健康的環境和對科學家應該有的信任。

  “從科研到產業化就像接力賽,要找好接棒的銜接機制,避免包打天下”

  新華網:現在越來越多的企業在招收物理、化學基礎學科的人才。這些人進來之后,對于整個社會的科研和產業化會有怎樣的影響?

  王恩哥:現在越來越多的企業,特別是像華為等全球領先的企業開始重視基礎研究,這種眼界毫無疑問是非常超前也是非常重要的,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這肯定是企業向健康方向發展的重要一步。

  我認為,整個科學和技術的發展,是一場接力賽。一個很好的科學家同時又是很好的企業家,這種人有沒有?我相信有,但是不多。很多事情需要一棒一棒跑下去,一個人包打天下,這樣的天才我們不否認存在,但這種人確實很少。關鍵是要找好一種銜接機制,包括政府部門的指揮棒很重要。不能講因為起跑太重要了,所以跑第一棒的人很重要,也不能講第四棒撞線很光榮,所以第四棒是最重要的,把前面三棒都忘了,這是不對的。有人問我,中國高科技發展暫時跟西方還存在一定的差距,是不是中國的科研人員或者研究的內容水平有什么問題?可以很肯定地說,沒有什么問題,我不認為這些人不聰明,更不認為這些人不刻苦,他們只不過在所有的進程中跑了其中的一棒,這個接力賽要堅持跑下去,一直跑到第四棒撞線,才能有最終的成果??茖W的發展總歸是要有一種寬松、穩定、自由的環境,我們要有敢于試錯的勇氣。

  “科學家應該具備很優秀的品質,最基本的是做一個誠實的人,要能坐住冷板凳”

  新華網:您是中國非常有名的科學家,您覺得科學家精神、中國科學家的科研能力、科研精神體現在哪?

  王恩哥:我個人覺得經過過去幾十年的努力,特別是過去十年時間的發展,中國已經有一些很優秀很認真的科學家了,這些科學家多數都不是當今網上的紅人,他們都沒有忘記自己本身的責任。而且,我最高興的是有一批年輕人正在成長,希望這些人他們將來能坐住冷板凳。我認為科學家應該具備很優秀的品質,最基本的一點是要做一個誠實的人。我有一些很好的老師、前輩,比如像國內做半導體最早的黃昆先生,他在評審我的博士論文時說:這篇論文還不錯,做了什么就說什么。這是我記住最深刻的一句話。他也講過,知識不是越多越好,重要的是要學會駕馭知識的本領。

  “相信松山湖材料實驗室用不了太長時間,就能做出一些不負大家期望的事情”

  新華網:您為什么會選擇在松山湖材料實驗室進行人生后半程的新的研究進程?

  王恩哥:基本原因有兩點:第一,現在許多時髦的研究方向,比如信息科學、人工智能、生命健康,瓶頸都是材料問題。我曾經說過一句話,誰掌握了材料,誰就掌握了未來。我也曾講過一個笑話,去醫院換顆假牙,醫生都要問是要進口的還是國產的,看來材料真的很重要。第二,我做了這么多年科學研究,但從來沒有在產業化在市場上做過貢獻、帶來價值。我也知道中國在過去一段時間中確實存在產業界和學界脫鉤的問題。所以,我想試試能不能找到一種方式,打通最后一公里,從學術研究到技術發展最后到產業化。松山湖材料實驗室是一個試驗場地,現在看起來整體進展還蠻好,團隊都很刻苦,配合得也很好,相信用不了太長時間,就能做出一些不負大家期望的事情。

  新華網:硅谷的產學研,大學創業者、投資機構一起創造了“奇跡”,您覺得粵港澳大灣區坐擁投資機構、大企業、大學,會不會是中國的下一個奇跡?

  王恩哥:這種事情可遇不可求?;浉郯拇鬄硡^有很好的基礎,有不斷追求的氛圍?;A研究在科研成果轉化過程中,有一個薄弱地帶,被稱為“死亡谷”,如何在“死亡谷”上搭建一座鐵索橋是我一直在探索思考的。我們實驗室就是想補上這個缺口。我相信,即便這一代做不到,下一代也要有這種雄心壯志,直至把事情做成做好。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謝洪 | 科技發展能否防治滑坡“頑疾”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彩票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