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訪談·視點

王小理、田德橋、李勁松:加快探索完善國家生物安全體系

2020-08-19 學習時報
【字體:

語音播報

  在新一輪科技變革和世界政治經濟秩序轉型背景下,生物武器傳統安全問題,重大傳染病、實驗室生物安全、生物入侵等傳統生物安全問題,與生物科技的兩用性、網絡生物安全等非傳統生物安全問題交織,與經濟安全、科技安全、生態安全、軍事安全等融合,引發日益嚴峻的國家安全問題,深刻影響國家發展和國際格局。以總體國家安全觀為指引,全力踐行人類命運共同體、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倡議,加快探索構建有中國特色的生物安全體系,實現生物安全從被動應急到主動防御轉變,已經成為重要戰略議題。
  在新一輪科技變革和世界政治經濟秩序轉型背景下,生物武器傳統安全問題,重大傳染病、實驗室生物安全、生物入侵等傳統生物安全問題,與生物科技的兩用性、網絡生物安全等非傳統生物安全問題交織,與經濟安全、科技安全、生態安全、軍事安全等融合,引發日益嚴峻的國家安全問題,深刻影響國家發展和國際格局。以總體國家安全觀為指引,全力踐行人類命運共同體、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倡議,加快探索構建有中國特色的生物安全體系,實現生物安全從被動應急到主動防御轉變,已經成為重要戰略議題。

  構建未來重大生物安全風險的戰略預警體系

  洞見未來生物安全風險源頭。展望未來,生態系統的變化、全球化旅行和貿易等,導致致病微生物與人類接觸機會顯著增加,驅動致病微生物由其自然棲息地向人體加速遷移,來自自然界的生物安全風險長期持續存在。同時,來自技術進步和人類社會活動的生物風險顯著增強。生物科技變革及其在健康、資源、能源、環境、國家安全領域的廣泛應用,使得既有的科技研發組織管理、轉化應用監管治理模式、國家安全機器都面臨不同程度挑戰??梢灶A計,未來生物安全風險來源更加廣泛,危害將進一步累積疊加、聚集擴散。

  堅持人類命運休戚與共,自覺把生物安全置于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來把握和謀劃,推進生物安全風險戰略預警。從長遠看,新生物科技革命是關于生物和生命存在發展演化內在指向的科技,“雙刃劍”效應極其突出。既有大國秉持零和博弈思維、冷戰思維,與新興經濟體在太空、網絡、海洋、生物等具有戰略價值的新邊疆形成強烈的觀念對峙和利益沖突,對全球戰略穩定影響深遠。亟須從國家綜合競爭力、制度與發展理念的角度,從科技與自然生命互動、科技與社會互動、科技與人性互動的角度,系統審視生物安全起源本源、大流行傳染病應對公共產品稀缺、生命倫理道德底線模糊、微生物耐藥、全球生物多樣性加速喪失等人類發展面臨的系列重大問題,自覺回應時代挑戰。

  打造立體感知生物安全風險態勢的監測識別體系

  “圖之于未萌,慮之于未有”。國家生物監測識別體系的戰略目標是實現對各時段、各地區、各類生物安全風險的立體、總體態勢感知,實時監控生物安全事件發生,研判發展歷程、發展趨勢,以達到危害的早預警、早識別、早干預。

  堅持頂層設計、循序漸進,國家生物監測識別體系建設著眼發揮科技支撐和理念引領作用。在開發實施滿足疾控、農林、環保、軍事、安全、海關、科研等多部門基礎需要的檢測裝備和“條狀”監測網絡上,面向不同層次終端用戶需求,進一步建設集成數據收集傳輸、全譜監測、數學建模、數據挖掘、風險評估與態勢預警等多功能模塊的智能網絡,建設覆蓋國內、國境和海外任務區監測預警網,建設科技文獻、專利標準數據、開源科技信息、灰色數據的風險態勢監測與趨勢預見的信息情報工作體系,建設對多渠道來源乃至相互沖突、異質性生物安全風險預警信息科學解讀的綜合集成研討機制。實現對生物安全苗頭性事件的觸發既感知、本底生物風險的長期積累與驗證利用。

  建立集中生物安全決策指揮和高效處置工作體系

  生物安全危害防控是一項人、技、器、制度協同的系統性工程,涉及復雜的協調活動。目前,國家生物安全工作委員會及其協調機制、重大疫情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基本運作體系已經搭建。也毋庸諱言,在物質科技儲備、政策協調等方面存在薄弱環節,缺乏深度磨合和長期、系統高強度經費投入。據粗略統計,“十三五”時期,生物安全領域年度中央財政科技能力投入在40億元左右,人均不到3元,處置保障能力相對不足。

  堅持適度超前,設置集中統一的決策指揮與管理體制。橫向上完善國家生物安全工作協調機制、重大疫情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軍隊生物安全工作協調機制、集中統一的生物安全預算機制,縱向上劃分中央部委部門、軍隊和地方政府的事權劃分,建立協調機制下的部門、區域管理體制與各司其職的職責體系、對應政策保障。將不同層面的生物安全戰略智庫建設和作用發揮納入各決策指揮和管理處置支撐體系,形成專家委員會支撐的“統一權威、高效運轉”指揮處置體系格局。

  堅持“人民至上”,堅持實踐檢驗,加強生物安全危機模擬測試,建立應急工作體系以及動態調整物資儲備目錄機制。完善應急預案,開展經常演習演練、應急疏散,增強疾控、醫療系統、教育、交通物流等行業的應急能力建設;強化生物安全教育,筑牢全民族生物安全意識,推動合力攻堅的社會動員體系。

  打造牢固生物盾牌,將鍛造科技國之重器、保底手段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加強頂層設計、強化前瞻布局,構建以國家實驗室等為核心的科技創新體系,提高體系化對抗能力和水平。針對“偵檢消防治”優先攻關方向,部署庫、網、技、裝四大領域關鍵技術攻關,搭建廣泛“產學研醫用”平臺,提供更快、更有效的應對物質手段、技術裝備和理論策略,推動我國生物安全體系由被動應急到主動防御的戰略轉型。

  全面夯實國內生物安全法律和規則指引體系

  努力構建系統完備的生物安全法律法規體系。我國有關生物安全的法律法規和政策文件共90多項,但多為行業主管部門牽頭制定,缺乏規劃性、全面性和協調性,造成管理處置行為困境。根據即將出臺的生物安全法,系統梳理國家生物安全相關政策及其關聯與指向,制定國家生物安全戰略實施方案和生物安全法實施細則,清理相關的法律規范。強化監督檢查,推動各類風險評價制度、分類與分級制度、列表制度、許可制度、標志制度、越境轉移事先知情同意制度、應急制度、培訓與角度制度、公眾參與制度和法律責任制度等制度落地。

  推進生物安全領域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圍繞區域生物安全治理、部門生物安全治理、行業生物安全治理、單位生物安全治理全過程,強化“放管服”,引入更多柔性政策指引工具、治理型規制工具和對話平臺,靠前服務更大范圍“監管服務對象”,加強政府同學術界、產業界、金融界和社會機構等不同主體間的協調,審慎調整生物安全高等級實驗室審批運維和統一調用政策,建立更流暢的生物安全產品監管和市場準入體系。

  提升全球生物安全治理參與度和影響力

  我國是有關國際組織成員國和條約締約國,也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和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的倡導方,提高我國在全球生物安全治理中的參與度和規制制定能力,對于優化國際治理體系、維護戰略安全環境、服務保障國家外交大局具有戰略價值。

  堅持量力而行,制定生物安全國際合作規劃、統籌深度參與全球生物安全治理的舉措。合理設定目標和重點任務,推動開展人員培訓、技術支持和信息交流。在《禁止生物武器公約》履約核查機制、“建立生物防擴散出口管制與國際合作機制”倡議、“生物科學家行為準則”倡議、《生物多樣性公約》公平公正分享遺傳資源議題等方面持續發力。加強同世界衛生組織、《禁止生物武器公約》履約支持機構等專業機構及非政府組織的交流合作和人員派駐交換。開展多層次國際研討對話,加深國際社會對我國政策主張的認知。加強新興領域規則制定的技術儲備,適時提出具有強大統攝力的新規則倡議,為維護全球戰略穩定貢獻中國力量。

  發展國家生物安全理論體系

  作為國家安全新興領域,生物安全既是重大實踐問題,也是重大理論問題,蘊含生物安全主體、生物安全客體、風險和危害演變、戰略目標、安全策略與手段等要素,涉及科技變革、生物安全科技、生物科技安全、生物安全事件、生物非安全、傳統生物安全、非傳統生物安全、生物武器、生物主動防御、外來生物威脅與內部生物安全漏洞、國家生物安全主客觀感知、生物安全能力、生物安全治理、生物安全制度與規則、智庫人才等諸多概念范疇。

  人類社會已經邁入“生物安全時代”,亟須對生物安全領域的基本命題、核心問題、基本構成要素及其組成的復雜理論體系,再回顧、再前瞻、再綜合。例如,重大理論問題方面,生物安全主體的邊界問題和客體危害形態的本質區別與內在聯系問題。重大政策戰略方面,生物安全戰略態勢如何評估和凈評估?具有哪些顛覆性生物安全風險,如何主動塑造國際生物安全?重大工作舉措方面,戰略目標如何設定,選用何種安全策略與手段,避免低風險向高風險轉化,避免風險交叉感染?如何更好發揮政府和市場作用,推動生物安全事業可持續發展?要堅持生物安全理論的革故鼎新、生物安全體系實踐推陳出新、生物安全觀念和體制制度的吐故納新,推動生物科技進步、構建生物安全體系闊步向前。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 陳怡平 | 統籌構建黃河流域生態系統新格局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電話: 86 10 68597114(總機)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編輯部郵箱:casweb@cashq.ac.cn

  • 彩票大厅